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11|回复: 1

《口岸,〈红楼梦〉的故乡》——五、《红楼梦》相关文化遗存的辨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2-9 19:24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说文化遗存,题目有些大。因为单单解释文化两字,有文化人做过统计,其定义或解读或认知,就有千种之多。即使让工具书来下定义,不同的字典、词典、辞典,虽然编撰者尽是文化高人,但依然有差异。不过,这并不妨碍我们在此交流关于《红楼梦》留下来的文化。毕竟,文化的基本元素在这里: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。
理出了一点点物质的、实物的“财富”和一点点精神的优雅的当地风俗。当然这些“财富”和风俗既是《红楼梦》中已展示过的,又是在口岸当地还存有的,甚至是独有的。所以,称其为文化遗存也并不为过。试辨识之。

(一)石头的印痕和遗存
《红楼梦》和石头有太多的纠缠。
《红楼梦》这部八、九十万字的煌煌巨著,在整个写作架构上,似乎以飘然虚幻的古典浪漫,讲述了一块“石头”的故事。
开篇第一回,曹雪芹写道:
此开卷第一回也。作者自云: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,故将真事隐去,而借“通灵”之说,撰此《石头记》一书也。
曹先生说,他要写的这部书,书名就叫《石头记》。
曹先生的“石头”果然不简单,那可是女娲炼就的用来补天的五色石,结果是多炼了一块“备胎”,无用而弃之,投到了“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” ……故事一路展开。所以,书中的内容,说的就是那块“石头”的事。
当然,“披阅十载,增删五次”,除内容的增删修改外,最终的书名定为《红楼梦》,但我们依然可以窥见作者的“石头”初心。
书名、书的内容是“石头”;及至人名,也是“石头”。
书中的男一号,就是那个口里含着块“石头”出生的公子哥儿,大名就叫贾宝玉。
“宝”字在汉字中的第一义项,即是“玉器”;而玉为何物?玉者,美石也!石头里的宝贝疙瘩呀!
所以,“宝”和“玉”,其本质都是石头。
书中的女一号,芳名林黛玉。黛玉者,一块美丽的青黑色的石头。
女二号,薛宝钗。宝钗之“宝”,还是离不开石头。
当然,宝玉、黛玉、宝钗都不是普通的“石头”。除了自身来历不凡,整体背景优越外,再加以曹公妙笔下铺排的情节,演绎出来的故事当然不是一般“石头”可以比肩的了。如果用最世俗的观点来看《红楼梦》,那是一场“三角恋爱”的故事;如果以此套用俗话说 “三个女人一台戏”;则《红楼梦》是“三块石头一台戏”。只是,这台“石头”戏被曹雪芹写得太精彩纷呈了。
书名、人名纠缠着“石头”,再看书中那些天然的实物“石头”。
我们知道,自然界里的石头,就像世间的万物一样,都有上、中、下品。石头里的大多数的“芸芸众生”,是些“基础群众”,被人们用来打地基、作路基等,以物尽其用;而一些上品中的极其精华的玉石、宝石、钻石等,会被人们珍视或把玩。当然,一些“中间带”的石头,它们既不会被沉寂于地下而默默无闻,也不会被宠幸于肌肤之上而光亮耀目,但是,它们确实以其“中等阶级”的“地位”而登堂入室:它们有的被存放于厅堂案头,有的被安置在庭院雅室,而有的则被堆垒于园林圃苑。它们已跻身到了一种“观赏石”的地步。
对“观赏石”这类石头的重视在我国是由来已久。我国古代文人雅士赏玩石头是玩出了“精”的,最著名的当数北宋书画家米芾,他对石头的形态讲求竟然归纳出了“皱、瘦、漏、透”。这为其后的石头玩家提供了理论上的指向。此外在石头的玩家里,还有“园无石不秀,室无石不雅”等说法。
《红楼梦》中的园林庭院中当然少不了石。大观园在建造时,“……其山石树木虽不敷用,贾赦住的乃是荣府旧园,其中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,皆可挪就前来。”(第十六回)可见,一个园子里“竹木山石”是不可缺少的;而“大观园”建造时,里面一些“竹树山石以及亭榭栏杆等物”,是从“荣府旧园”里“挪就前来”的。——是啊,大户人家总是有些“家底”的。
在前面的章节(对《红楼梦》地点场景误识的辩正)中,曾对“大观楼”的整体外形和建造年代作过交代,并论述过具体时间。以此时间点为依据,则整个“大观园”里的“竹木山石”若是没有外界因素影响的话,在这近300年中,除“竹木”类植物有不尽相同的生命周期外,“山石”之类是完全可以维持原状的。而事实上,在历史的剧烈变动中,“大观园”整体格局存在的可能性已全无,那些“山石”存在的可能性也会随之“阙如”。
终于在极微小的“可能性”里找到了一丝“可能”。
在《口岸,〈红楼梦〉的故乡》——《红楼梦》场景原型大观楼等辨认篇的第四部分:“一幅写实的浪漫写意画”里,我写到了小说人物薛姨妈的住处,《红楼梦》的文本是“薛姨妈另迁于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居住”。现如今的“大观园”的“东北上”完全吻合的是“薛家院子”。
对在“薛家院子”考察的发现,两年多前我不敢多写,只是敷衍着赞美了几句——我写的是河边的石阶:“……怎么叫‘一亮’?那石阶真不一般。……沿阶而下,就像走在博物馆、文化馆之类的文化场所。”
两年多过去了。《口岸,〈红楼梦〉的故乡》已为更多的读者理解认同,沈戴维的网文也得到一定范围的关注;现在公布这些与《红楼梦》密切相关的既有历史文化价值,也有观摩赏玩价值,更有市场交换价值的遗散在公共空间的物品,会受到较大范围读者群的关注而引起社会管理者的重视,将使其有可能得到社会的保护。所以,于现在公布,恰当其时。
什么叫“不一般”?女士们先生们,各位朋友,有照为证:

此图为“薛家院子”北缘,下“柴墟港”河道的左侧石阶


此图为“薛家院子”北缘,下“柴墟港”河道的右侧石阶

粗看之下,难免有人会说,不就几块填埋在河边充当阶梯的大青石块吗?有什么可稀奇的?
还真是又“稀”又“奇”。这可不是乱说。
前面已说过,古人玩石赏石,如米芾标准为“皱、瘦、漏、透”。其实,元章先生的“一家之言”,虽有其分解细化之功,却还是有观察局限的。因为“米标准”赏石单单注视了一个“形”字。实际上,古人对石的猎奇,除了“形”,还有更多视角。
例如晋代的郭璞。郭在为《山海经(北山经)》的一段文字“北百二十里曰燕山,名婴石”作《注》时,解为“言石似玉,有符彩婴带,所谓‘婴石’者”。不难看出,这里已经有了对石头的“质、纹、色”的注重。所以,现代石文化爱好者在古人的基础上,更明确地归纳出赏石的“形、色、质、纹”四字真经。
那么,那河边的几块大清石都符合这古今的审美标准吗?
实物放在那里。
借用曹雪芹《红楼梦》里的几句赞美诗(赋),也来赞一赞那几块石头:
其文若何?龙游曲沼;其洁若何?秋菊被霜。
其静若何?松生空谷;其神若何?月射寒江!
如此评价抽象了一点。没关系。也可通俗化一点。
俗话说,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。请看下图:

图为联合国大会堂报告席和主席台(网络图片——本文作者已作“去人像”处理)

这幅图大家一定不陌生。这是一帧高出镜率的场所照片;这里是联合国大会堂里的报告席和主席台。主席台的外立面正好是报告席的背景墙。该背景墙的材料,其材质虽不敢妄测,也应该是某种名贵的大理石。该石材的色调,以墨绿色为底,带不规则白色丝条网纹,整体格调显得庄重而高贵。这与全人类共同的“议事堂”的“身价”完全匹配。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:材质华贵!
我们再回到“薛家院子”河边那几块石头。
用现今很普遍的石材切割机械,对那沉寂在河边石块进行切片打磨,其最终的成品的品相,其华贵程度,完全可与联合国那面背景墙媲美!
口岸这个江边小镇仅是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的一部分,无山。这一带不产石,更不产“名石”;即使是人工园林里的“山”,如大观园里的“山”,也都是人工堆垒而成——“凡堆山凿池,起楼竖阁,种竹栽花,一应点景等事,……”(第十六回)凿池堆山,一举而两得之。
因此,在一个既无山石,更无“名石”的地方竟然出现如此珍贵的美石,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就是:这一地面原本就在“大观园”的园内;这些宝物是来自《红楼梦》的富贵的贾家。
这些遗落在大观园东北角上,原薛姨妈的住处,现在的薛家院子河边的“宝贝”,应该有人收拾收拾了吧?除了那座被变了形的“大观楼”外,《红楼梦》的实物留痕已不多了。
    留句为证:
黛蓝晶莹玉镶纹,
半陷黄土半露身。
此石只应贾家有,
周遭百里几户存?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高港区人民政府网 ( 苏ICP备05003835号 )

GMT+8, 2019-7-21 15:53 , Processed in 0.023971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