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55|回复: 0

蹊跷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3-8 12: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蹊跷事

      孙女一岁零一月了,到了该让她认得东西的时候。先由她身旁的开始,也把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事囊括进去,比如,桌、椅、板凳,杯、盏 、碗筷;鸡鸭鹅,牛马羊等之类的告诉她,这样教起来方便,学得也容易。

      说实话,没有孙女之前,这些东西是我关注点的休眠区。用成人的视觉观察,这些东西有的每天接触,有的也有不少交往,意识里几乎是熟视无睹的状态。一般不会将它们纳入知识的范畴,一是内容的价值单一,二是知识的层次太浅,三是思维的等级很低。注意力中有没有之,都不会当回事,更不会将之设为授课教程。有了孙女之后,感觉就大不一样。婴幼儿象一张白纸,大脑里常识空白,添上一点基本的信息,点缀少许简单的密码,再以记录历史的眼光瞭望,这些就是他们智慧的源头,是也迈向知识文明的发祥地。婴幼儿若有知,绝不会掉以轻心。从另一方面讲,让大脑空白的婴幼儿识别、掌握、运用这些东西并不筒单,相当于技能培训,类似于成人考驾照。

      本来,儿媳为孙女长知识准备了一些书,那是她娘家的姑舅表姊妹转给孙女的礼物。书虽被孙女辈的哥哥或是姐姐用过,却仍如新的一般。书的做功很精致且结实,以布帛为原料,釆用的是色织工艺。所谓色织工艺,通俗讲,就是布帛上的花形 图案,不是在成布之后印染上去的,而是在成布之前用各色丝线组成经纬编织而成。布帛替代了纸张,色织又有不褪色的特性,其经久耐用就顺理成章。显然,制作者充分考虑到了婴幼儿特点。不过,孙女这几本书上的图案,太过童性化。羊、牛、马都画成了卡通式的形象,虽然萌萌哒,却离原生态实物相去甚远,这不利于孙女这个年龄段的幼儿建立准确的概念。为了避免孙女的认知走入误区,于是我决定找些原生态的实物让孙女看。

      自从定了与日常生活密切的事物开始辨认的方案,我便将日用杂货,家禽走兽、植物花草、飞鸟鱼虫都纳于了计划范围,其主导思想是,身边的东西找起来不难,又可以反复观看,这对强化孙女的认识,巩固取得的成绩都有好处。应当说,想法切合实际,能满足条件的愿望值也不高。没有想到,实施起来有相当的障碍。其它的东西都能找到,主要是家禽牲畜成了问题。

      我一直生活在城里,当小孩的时候,身边到处都是鸡鸭鹅,就连猪马牛羊,驴子骡子也经常能见到。现在生活环境变了,城市讲卫生文明,禁养家畜,也禁畜力车通行。本以为要求不高的想法,到头来却成了奢望。如今哪怕要找一只活体的鸡当教材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     临近春节,儿媳要回娘家。孙女的外公外婆家住城镇郊区,心想,那里地处偏僻,没有禁养的限制,鸡子、鸭子、猪、牛、羊等肯定会有。我要儿子抓住时机,在孙女智力的发育期,让她多开点眼界,增加一些知识储备,有利于今后的成长,儿子的回答却令我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     儿子说我的思想意识赶不上趟,已经“奥拓”了。他告诉我,孙女的外公外婆的住居地早就被划入城市开发的红线之内,那里的农民前几年都不种地了。都忙着种房,房前屋后磊得跟堆积木似的,哪有闲功夫和空地养家畜。接着又说,现在比他们经济条件差的偏远农村,恐怕种地养殖的也不多,能出力的人都进城打工了。儿子建议我去找专门的养殖场,我听了,象挨了当头一棒。

      我家附近有一个农家饭庄,具体位置在背街深巷里,平常不去。一天,老伴想下馆子,我便记起了它。就歺之后,我看见饭庄后厨外面,有个铁丝做成的笼子,里面关着几只活鸡。我不由得眼睛一亮,这真叫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当时的心情完全可以用喜出望外形容。第二天,我就带孙女到那里观摩。

      鸡舍里有四只,三只土红色,一只黑的。鸡的个头不小,头冠唇裾也大,不象家养的土鸡。这几只鸡是饭庄的菜品食材,估计出自养殖场。鸡无精打彩蹲在笼子里,我想让孙女看它活蹦乱跳的样子,就蹲下身来,让孙女站在地上,腾出手拿细枝去撩拨,鸡反而畏畏缩缩地却退到笼子的角落里。我有些失望,看孙女的表情,也只是略显新鲜,并无特别兴趣。

      正在我遗憾之际,鸡舍的背面走出来一只土红色的公鸡,体态大小与笼中的一致。公鸡自由自在在笼边转悠,神态很矜持,嘴里还不停地发出“咕咕、咕”地响声。它在笼边来回踱步了两遍之后,突然伸长脖子打起鸣来。声音清脆而悠长,孙女立马表现出异样的兴奋和惊喜。我不时在孙女耳边提示,公鸡在叫,公鸡在叫!

      这种情景,公鸡重复三、四次,我对观摩的效果非常满意。隐约中是乎感觉公鸡很懂我的心思,故意在孙女面前展示鸡的特质和功能。思来想去,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。一是其它鸡被关着,怎么唯独这只鸡能自由自在?二是鸡打鸣一般在黎明时分,白天通常是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自然进行,眼下却当着人的面,又是近在咫尺的距离,毫无惧怕地啼叫就有超岀了我的想象范围。另外,在一个非常局促的时间和环境之内,见到鸡己属不易,听见鸣叫就更难。孙女有幸二者兼收,不能不说是有福之人。是否冥冥之中有无形之手在帮助?更让我迷惑的是,几天后再去,鸡和鸡舍都没了。一问,才知道为防禽流感,有关部门禁止擅自收购和买卖活禽。尽管有合理的解释,但找寻—相遇—失踪的过程仍如一个来无影去无踪般的神话。

      不久,老伴突然告诉我,孙女的外婆来过电话。本来,我们两家不在一个省,平常很少联系,这大老远地打长途,一般是有要紧的事。我问来电内容,回答说,在电话里唠叨了近一个小时,也没听出有什么要我们办的正经事,只是讲她在当地找了个算命的人,给孙女算了一卦。说孙女的命中大吉,会出人头地,比男人还强,要我们好好地培养。

      这事搁在以前,我会嗤之以鼻。当时听了却很愕然,不禁与观摩之事联系起来。心想,孙女莫非是仙女下凡?这个想法一冒头,我突然感到自已很陌生、很陌生。

      一些人物传记和历史文献,在为名人英雄作传时,经常记叙离奇诡异的蹊跷事,如《史记·周本记》载,姜嫄踩踏巨人脚迹,怀孕生稷。以为不祥,随之丢弃于隘巷,过往牛、马都避而不踩;又弃于南河巨石上,飞鸟用翅膀遮盖,母狼用自乳喂养。姜嫄以为神物,遂抱回抚养,稷乃成为周朝始祖。又如某伟人的传记上载,伟人在未发迹时,其父荒野遇虎,虎则落荒而逃。后来伟人发迹,人们方才明白其中就里。

      这些离奇的神话无不证明所记人物有与生俱来的非凡品质。没有孙女之前,我对这类描述均持否定态度,认为是后人的穿凿附会,都是没有根据的无稽之谈。有了孙女之后,思想上竟然出现松动,对求签算命这样的迷信活动不排斥抵制,反而用所谓蹊跷事去附会迎合。说穿了,这都是“望子成龙”心切闹的。

      我也想象了附会的后果,急功近利之下,要么是抬高标准,要么扩大内容,要么是增加难度,这势必成为超前教育。实质上这是把尘世中的凡人,当作神仙培养。按这套程序走下去,孙女就会成为各类兴趣班的奴隶,成为备考应考的机器。对孙女而言,这无异于一场灾难。

      世上根本就没有无缘无由的蹊跷事,只因我们的想象过于丰富,总按自己的意愿去装扮修饰平常的东西,这才有了意外、神秘、难以琢磨的蹊跷。育儿教子是一个马拉松式的漫长过程,在通向目的地的途中,会遇很多的“蹊跷事”,如果不在意识形态里筑好“防火墙”,在思想领域安上杀毒软件,就会偏离正确的轨道。写《蹊跷事》的目的,一是吿诫自己始终要保持平和的心态,把孙女自身的幸福放在第一位考虑,不主张,不提倡为博取虚名,让孙女出人头地。二是立档存照,让孙女今后知道长辈曾经的用心,懂得学会感恩。

      

        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高港区人民政府网 ( 苏ICP备05003835号 )

GMT+8, 2019-7-19 22:50 , Processed in 0.024155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