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73|回复: 0

我学书法(定稿20190515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5-15 18:1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环溪人家 于 2019-7-7 09:10 编辑

我学书法(定稿)

吉峰

    写在前面:前期在xīn院手术后,后期到上海复旦大学(附属)肿瘤医院继续治疗。目前仍在化疗中。坐一会儿,还可以,若是坐的时间稍微长一点,就会觉得好吃力。气喘吁吁,拿起笔来,写写停停,修改起来,断断续续。 今天总算写成、改成。这次修改,充实了我平时学习书法的内容,希望大家喜欢。感谢大家的支持、鼓励。竭诚欢迎大家的欣赏、交流和赐教!

序目
1.启蒙;
2.上小学;
3.初中毕业:
⑴.务农;⑵.打杂;⑶做临工;
4.合同工;
5.无岗有责;
6.学书法
⑴.出“家”为家、⑵.逍遥“法”外;
7.患癌:
⑴.检查;⑵.手术;⑶.治疗①.化疗、②放疗;⑷.康复;
8.简介

我学书法(1)

     我学书法,启蒙老师是我的父亲。我的父亲书学“心正笔正”的柳公权,由形入神,形神兼备,楷行俱佳。尤以写得一手漂亮的“雨夹雪”,而名闻十里八乡。
     在我小的时候,父亲手把手地教我抓笔,教我起笔、行笔、收笔写笔画;教我一笔一画学写字……,口传手授,耳提面命。天长日久,受父亲的潜移默化,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写字。
平时学习,父亲常常讲一些古人勤奋学习的故事,还有就是用一些形象的比喻来敲敲我的脑袋、提提我的耳朵边,意思是说,学习要勤奋,不要懈怠;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;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归纳起来也就是学习中需要克服的几点:
心血来潮,一曝十寒;
浅尝辄止,半途而废;
朝三暮四,见异思迁;
急功近利,欲速不达。
言简意赅,语重心长。刻骨铭心,令我获益非浅而终身难忘。

我学书法(2)

      8岁时上小学一年级。走进了环溪小学的校门,在老师循循善诱、诲人不倦的教导下,开始了孜孜以求的读书识字和写字……。苏东坡说的好呀:“人生忧患识字始”,从此,写出一手好的字,也就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爱好、向往和追求。
     我很幸运,凡教过我的老师,都写得一手好字。有一次在县城,我正走着,只听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这声音好熟悉,当我回转身来看时,原来就是一年级上教过我语文、教过我写字的徐老师。时过将近30年,徐老师对我的印象还是那么的清晰,她笑着对我说:“我教过你们家两代的人,你父亲和你,你父亲和你写的字真好,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……”。
     老师们的字写的好,这是因为他(她)们会写,他们知道怎么写才能写得好。他们将这些方法一一地传授给我们,不拘一格,因材施教,深受学生们的喜爱和敬重。端正、工整、快捷、清洁,看上去说的是写字,而实际上又更像是在教我们怎么做人……。
     写得好的字,老师会用红笔在上面画上圈圈。我的本子上圈圈常常是最多的。老师也经常将我的本子在班上传阅,或将我写的字贴在教室后面的学习专栏里。还有同学从我书包里,将我的本子悄悄地带回家,摹仿学习后再悄悄地塞进我的书包……。
     老师的表扬,同学们的羡慕,更加激发了我学习的兴趣。努力进取的欲望也尤为强烈,自觉学习的标准和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
我学书法(3)

     1973年,15岁时我从刁铺中学毕业。毕业时因**而**停学……。从此以后我开始了边自学、边劳动、边工作的生活历程。
     1973、74年,有时在家学习做些家务活,有时到居委会做些杂工,有时到生产队上上工……。活计换这换那,惟有不变的就是刻苦自学的念头一直没有变。为什么,因为人要生存,就要有个一技之长。那年头人们都信这句:“荒年饿不死手艺人”呐(nè )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自学了《古文观止》、《唐诗选》、《李白诗选》,还有王少堂的扬州评话《武松》……。
     1975年经亲属介绍到长江边的一家船厂做临时工。船厂离家有11~2里远。正常时间下班了,我就徒步回家,路上大概要走6~70分钟。下班晚了,班上累了,或是天气原因,我就寄宿在亲属那里。
     那时的路是石子路。中间没有隔离带,一来一往两车道;两边稀蔬栽有高矮不等、里外不齐的柳树或柏树;没有路崖,是水沟。路面铺有石子的是机动车道;两边没有石子的土路是非机动车道,亦就是人行道、二轮车道、三轮车道……。我风雨无阻、早出晚归在这条道上。走累了,找块瓦片或是撅根树枝,蹲下身来或索性坐在路边,在地上尽情尽兴、痛痛快快地挥洒一番,或唐诗宋词,或秦篆汉隶,正侧兼用,方圆兼备,使转随心,大小随形。摇头晃脑,眉飞色舞、自我欣赏、自我陶醉一番时,以至于忘乎所以、得意洋洋时,也常忘记了自己是在回家或是去上班的路上……。
     有时不回家,下班了,独自一人,常来江边,看江水潮长潮落,听涛声此起彼伏。“人生代代无穷已……”,念天地,思古人,别样的滋味,别样的情怀,心驰神往,浮想联翩,感概万端。鹰飞长空,鸟迹江滩,千年长河,流去我无尽的思念,载来我无穷的向往……。
     仰观卿云,俯察鸟迹,迎着夕阳,身披晚霞,漫步江滩,光着脚丫,踩着泥沙,就像是走在了仓颉、沮(jū)诵(sòng )走过的足迹上,心里充满了无比美妙的遐想……。

我学书法(4)

1977年初,我离开了船厂。77年4月1日,经父亲的朋友介绍,我来到了当地的油厂,成了一名国有企业的合同工。合同工可不是铁饭碗,也有被精简或辞退的风险。但有个手艺、有个一技之长,总比没手艺、没一技之长要强多了。还有就是“强中自有强中手”,“山外有山楼外楼”。这些话时刻都在提醒我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我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任劳任怨而尽心尽责,丝毫也不能满不在乎而掉以轻心。
     当时的油厂,啤酒、白酒、三麦加工、饲料加工,榨油……,一切都在计划的安排中。我进厂时,有工人80人左右,有一半是4、50岁左右的老工人。我除了没有在油榨间榨过油,其它的好多工种我都做过。做酒曲、门市司磅、三麦兑换折算收款、啤酒酿造、部门二级核算、文员、政工(在政工的岗位上还获得了政工师职称),……。从工厂到公司,从几十人到几百人,从人工到机械化再到现代化,从满头青丝到两鬓如霜,这一干就是整整40年。40年来,我要好好地谢谢被人们尊称为“龙须”、“鳞管”、“中书君”的笔。是她与我朝夕相处,相依为伴,风雨同舟,同甘共苦,不离不弃、义无反顾地走过了这“既无大富大贵,也无大灾大难”、“屈伸无所谓尊卑贵贱,浮沉不在乎浪尖谷底”的40年。宋代苏东坡《自笑》诗:“多谢中书君,伴我此幽栖。”。我冒昧地改了一下,“多谢中书君,伴我几十年”。只是聊博一笑而已,决无附庸风雅之意。
     我有个心摹手追的习惯,看到了好的字,我就摹仿,摹仿得很像了,这才如痴如醉、心满意足地满载而归。“心不厌精,手不忘熟”(孙过庭《书谱》),熟能生巧,巧能生变,变则通神。门堂对联、商铺招牌是我摹仿的对象,写一手好字,绘一手好画的,是我崇拜的偶像。
     有空没空的,我就在地上画、掌上画、腿上画,见哪好画就在哪画,再不就在空中画。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;业精于勤,行成于思;铁杵不磨不成针,笔尖不磨用不顺;千淘万漉(lù液体慢慢地渗下,滤过。)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(唐•刘禹锡 )。     
    也正是这一习惯,让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知道了我喜好写字,什么通知、通告,宣传标语……,都让我来写了。这样一来既满足了我强烈的写字欲,同时又让我的笔墨功夫在实践中得到了锻炼,字的精神风貌也在广大群众雪亮的眼光里不断地昂扬和奋发起来。俗话说“字怕上墙”、“字怕挂”,字上了墙就好比是演员上了场。唱念做打,吹拉弹唱。一板一眼,一招一式,是字正腔圆,还是荒腔走板,是你来我迎,有接有应,还是你敲你的锣,我打我的鼓……。以意造形,以形传神。你刚唱罢我登场,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评头论足,天赋高低,功夫深浅,立见分晓。面对人们的议论,我并没有在赞扬声中忘乎所以而迷失方向;也没有在冷嘲热讽中气馁,心灰意冷而一改初衷,而是“人夸人骂人高兴,我写我画我自在”(自撰),更加“勉之期不止,多获由力耘(宋•欧阳修《送唐生》)”,不待扬鞭自奋蹄。
     那年月宣传标语特多,写多了,认识我的人也多了。外单位的领导找到我们单位的领导这儿来了。用现在时髦的话说,我的“业务量”增加了。这样一来,我是一写就是几十张,写得多时上百张、甚至是几百张……。有时还成了“外援”的对象,若是来个“当务之急”,通宵达旦便成了家常便饭。累吗?不累,“梅花香自苦寒来,宝剑锋从磨砺出”嘛。再说了有张芝苦吗?张芝临池,池水尽墨;有怀素苦吗?怀素攻草书,笔成冢、砚成臼……;那高兴吗?高兴,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嗳。我觉得人生最高兴的事是莫过于力学躬行,将个人融入集体之中,做自己想做的事……。再说了,闲着也是闲着,闲着我还要找块地方来写写……。像这样一举两得、两全其美、吃力又讨好的事,何乐而不为呢!

我学书法(5)

     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中说:“性痴则其志凝。故书痴者文必工,艺痴者技必良。世之落拓而无成者,皆自谓不痴者也”。
     唐代文学家韩愈在《送高闲上人序》中说:“张旭善草书,不治它技,喜怒窘穷,忧悲愉佚,怨恨,思慕,酣醉无聊,不平,有动于心,必于从草书焉发之。”
     蒲松龄因“痴”,才有了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骨三分(郭沫若)的《聊斋志异》;张旭因痴,才有了“挥毫落纸如云烟”(杜甫),惊天地、泣鬼神的狂草。
     大概是199O年,工厂改为公司,公司是中外合资。内部机构重建、人员重组,竞争上岗。岗位有好多,可就是没有一个是适合我的岗位。因为,没有设政工宣传的岗,用俏皮的话说,我是被“边缘化”了。   
     虽然到了“边缘”,是我的岗位被“边缘”了,而我的责任并没有被“边缘”。黑报报、橱窗、站牌、横幅……,宣传工具的多样化,无形中增加了我的工作量,忙得我常常是焦头烂额,不亦乐乎!多年的专业使我清楚地明白,只有充分利用各种宣传工具,采取丰富多彩,有声有色,喜闻乐见的形式,才能使宣传的内容引人入胜,深入人心。
     虽然到了“边缘”,宣传工作的时效性,更加激发了我求新求快求美的强烈欲望,使我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人在“边缘”,心存羲献。少了会议、少了“迈腿”,更是少了许多的烦恼……。由此看来,我并没有被“边缘”,而是来到了一个新的起点。两袖洒脱,一身轻松。
     为活跃版面,我用颜体写标题,就用赵体写内容;我用魏碑写标题,就用汉隶写内容;或团扇、或折扇;或斜或正、或大或小、或浓或淡……,我的地盘我作主,有时也会来点“不恨臣无二王法,恨二王无臣法”(南朝齐•张融)的我写我心的“自由体”。排笔、毛笔、水彩笔,以至于漆刷子……,十八般兵器全用上;左手、右手,中锋、偏锋、真草隶篆,欧虞褚薛,各路神仙,手舞足蹈,尽显神通。
     为活跃版面,我搜肠刮肚、标新立异、别出心裁,将实用(工作)和艺术统一起来,传统与现实统一起来,内容和形式统一起来。将平时在传统书法中学到的技巧技法,在现实的宣传工作中得到完美的实践,让传统艺术在新的时代再现光芒,再造辉煌。
      在我的心中只有写字,其它什么都没有。睁眼是字,闭眼也还是字。心不离字,手不释“笔”,“一日不写便觉思涩”……,有字写,是我最大的快乐。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这话一点不假。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这话确实有些道理。四十年的工作中,我也曾遇见过这样的一位领导。这种人看上去非常精明能干,为公司的“老板”精打细算,为自己的业绩绞尽脑汁。他认为我为公司写写画画,节省了平时练习用材料的费用,所以工资也就应该少拿点……。对此我就觉得郑板桥说得特别的好:“难得糊涂”,“吃亏是福”了。人微言轻。不管它,也管不了它,又何必“咸吃萝卜淡操心”哩,没这个必要。什么多啊少的,多又怎样、少又怎样?人可以比人,人骑马我骑驴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;可人又不能比人,人比人,气死人。还是不比的好。不比心无挂碍,一比“闲气”和“不平”就会无休无止地牵扯起来。一牵一扯,烦恼就会横在心里。越牵越烦,越扯越恼。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(李煜)。越牵越乱,越乱越扯,牵牵扯扯、扯扯牵牵注意力也就分散了;注意力一分散,精力也就不集中了;精力不集中,什么事也就做不成了……。我可没那闲情逸志在这上面虚耗精神力气。多么多一点,少么少一点。多是多的过法,少是少的过法。我觉得我这一生,什么都可以少,越少越简单,越简单越轻松;只有骨气不能少,骨气一少,人就跨了。人一旦跨了,什么也就都没有了。再说呢我这个人结交少,开销也小。门前没有车马喧,庭中更无应酬客。少一份烦恼,多一份清闲。知足常乐,有钱没钱,够用就行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正沉思、沉迷、沉浸、沉醉在《老子》、《论语》、《金刚经》、《孙子兵法》、《前后出师表》等经典名著名篇名言中,并用小楷以手卷的格式各自抄写了一遍,有的甚至是数遍。习文练字,澄心静虑;上下求索,内外兼修,水滴石穿,乐在其中。同时我还写了一些学习的心得体会,发表在了一些报刊上。如:《心境》、《书贵变》等。
       也曾有人对我说,说我干这行挺好的,好在不得罪人。是的,不过这话只是说对了一半,为什么?因为你不得罪人,并不等于别人就不来得罪你。心中念着我的这份“活计”的大有人在,我也有着“江边上支锅子”的感觉。不过我是这么想的,物有阴阳,人有顺逆。人在顺境时,头脑要冷静,要清醒,这样才不至于在任何时候、任何情况下迷失自己;人在逆境的时候,也不要叹息,要正确地认识自己,对待自己,不断地充实自我、提升自我、完善自我。逆境最能锻炼一个人自强不息的优良品格,最能磨炼一个人坚强勇敢的意志力,也最能迸发出隐藏于自身的巨大潜力。逆境中我要自始至终保持旺盛的工作热情,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,是金子到哪都是会发光的!     
     在“边缘”,我是晨钟暮鼓,青灯黄卷,宁静淡泊,清心寡欲。崎岖碑碣,辛苦笔砚,以其平常心写其平常字。从晋唐入手,致力于“钟王”,上溯秦篆汉隶,兼收并蓄,融会贯通,出入古今,出入规矩,出入自我,力学躬行,千锤百炼,水到渠成。人磨墨,墨磨人;有日积月累,才有日新月异。
     在“边缘”,我利用节假日,拜名师,觅同道,求挚友;访名胜、览古迹、赏风景;看展览,逛书院,听座谈;八达岭登长城,秦皇岛游大海……。参展、参赛,接踵而至;发表、获奖纷至沓来。正所谓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……。
有志者事竟成。宋•朱文长在《续书断》中说:“手与神运,艺从心得。其志一于书,轩冕不能移,贫贱不能屈,浩然自得,以终其身”。由此看来,一艺之成,不在一时,而在一生。

我学书法(6)

我有两方闲章,一方是“出‘家(心室)’为家(自然)”;一方是“逍遥‘法(笔墨)’外(自然)”。
    ⑴.出“家”为家。
李苦禅说:“习字如坐禅”。走出“家”门,遁入“空门”,潜心修行,方能成正果。虚其心室,以自然为归属。
⑵.逍遥“法”外;
学法、讲法、守法、用法,身行法随,如影随形。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;自然而然,本该这样。入以重规叠矩,出则奔辙绝尘(逍遥自在)。
逍遥:逍遥是一种无拘无束的逍遥境界,既指身体的不受羁绊束缚,又指心灵的自由放逸。哲学上指不因他物的在场或不在场而自为绝对自由的存在。宋 苏轼 《寄净慈本长老》诗:"何时杖策相随去,任性逍遥不学禅。"自然:本该这样。
两方闲章,文虽不雅但也不俗,翻用其意,倒也觉得妙趣横生。敝帚自珍,孤芳自赏,也只为掌上耍耍而已。
    什么是书法?书法是以“象”传神,以“象”抒情,以“象”达意。“象”是自然之“象”,“神”、“情”、“意”是作者的内心世界、精神世界。有感于中而形之于笔墨。“文则数言乃成其意,书则一字已见其心……”(唐•张怀瓘《文字论》)。诗“托物言志”,书“肇于自然”,说的都是一个意思,大道无言,“圣人立象以尽意(孔子)”。
什么是书法?书是书写,法是法则,是规矩,是方法,是路径。学习书法为什么要临摹?南宋•姜夔在《续书谱》中说:“唯初学者,不得不摹……”。清•梁巘在《学书论》中说:“学书一字一笔须从古帖中来,否则无本”。由此可见,学习书法不但要临摹,而且还要临摹得像,因为临摹的“像”,才能由”像“得“象”。也就是从像模像样的“像”到象天法地的“象”。这是学习书法的入门途径,也是书法艺术登峰造极的唯一途径。如果我们不这么去学,不从临摹开始,就会如清•秦祖永①《绘事津梁》中所说的:“麓台②云:画不师古,如夜行无烛,便无入路。故初学必以临古为先”。亦如明•解缙《学书法》所言:“学书之法,非口传心授,不得其精。大要临古人墨迹,布置间架,捏破管,书破纸,方有功夫”。
①.秦祖永(1825年—1884年)清代画家。号楞烟外史,金匮(今江苏无锡)诸生,官广东碧甲场盐大使。工诗古文辞,善书,尤嗜书画,而于六法力深研究,秦氏于画学见解极高,故出笔不落凡俗。以山水擅长,山水以王时敏为宗,而神理来化;补图小品,逸笔点缀,颇尽妙谛,尽擅胜场。著有《咸丰六年一八五六自序》《桐阴论画》《画学心印》《桐阴画诀》。卒年六十。晚清海派六十家之一。
②.王原祁(1642—1715年),字茂京,号麓台,又号石师道人、西庐后人,江苏太仓人,清代画家,画坛名家王时敏之孙。
我学书法,在临摹上曾下过一番功夫,习惯一直保持到如今,我觉得效果很好。
初学临摹,一是择帖;二是摹帖;三是临帖。






    1.择帖如择友。说的是:“取法于上,仅得为中,取法于中,故为其下”(唐太宗《帝范》卷四)。
    2.摹帖,有双钩、单钩;
    3.临帖有对临、背临、意临。
对于摹写,我的做法是,先用透明的毛边纸或薄的白纸蒙在字帖上,将字的轮廓丝毫不差地双钩下来。钩得越仔细越好,要知道“细微处见精神”,“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”。一旦偏差,用功越勤,背道越远;而双钩的形态越是细致完整,越是酷似逼真,学到的也才越到位、越真切,用功越勤,进步越快。
第一遍:双钩,可知字体形态,大小斜正;一笔一画,默记在心间;一来一往,熟练在指腕。心眼手俱到,倍加用功,自有会通;
第二遍:先用水墨(红墨水、蓝墨水)“填”充轮廓,填写时要一笔填满,既不要溢出,也不要不足。沈括在《梦溪笔谈》中说:“书法者,书而有法之谓也,故笔落纸上,即入法中……”。所以有落笔无悔、落笔生根,不要重复修改的说法;笔落纸上,提按顿挫,要一气呵成;首尾呼应,笔画才饱满;
第三遍:在水墨上用淡墨摹写。可知笔画俯仰向背,妙合自然。刚柔相济,肥瘦相称,长短相宜,奇正相生;
第四遍:用比淡黑浓一点的墨继续摹写,可知用笔轻重缓急,笔断意连,血脉贯通;顾盼生姿,相映成趣;
第五遍:用浓墨在淡墨的笔迹上再摹写,可知笔画结构成字,“笔笔著力(“力”,意思是“象(自然)”;着力:笔笔用心有意有“象”;用心赋予笔墨以“意象”。),字字异形,行行殊致,极其自然,乃为有法”(清•宋曹《书法约言》)。
还可用清水在浓墨的笔迹上再摹写。……。学而思,思而学。从用笔和结构的形态中求其法理。知其然,知其所以然。多一遍有一遍的理解,多一遍有一遍的收获。心摹手追,不厌其烦。量变引起质变,“摹”去的是粗心、浮躁和顽劣,“临”来的是细致、意志和毅力。
南宋•陈槱(音:yǒu chǎo)在《负暄野录》中所说:“又学时不在旋看字本,逐画临仿,但贵行,住,坐,卧常谛玩,经目著心。久之,自然有悟入处。信意运笔,不觉得其精微,斯为善学”。
我学书法,在父亲督导下,初学柳体《玄秘塔碑》,先摹后临,临摹结合。摹学结构,临学笔意。在眼高手低、手高眼低中一天一天地接近原帖。面对《玄秘塔碑》,我是五体投地地读、虚心下气地临、死心塌地地摹。朝思夕计、心存目想,每有心得,欣喜若狂。我还买来多本《玄秘塔碑》字帖,拆开装订线(钉),将它们一张一张地张贴在床头、厨房或四面墙壁,吃饭、睡觉、走动或转身都可看到,像背书一样,将帖中字一个一个背下来。久而久之,这些字的起笔、行笔、收笔和结构,就像一个人的四肢、五官,举手投足、音容笑貌一样,活生生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日近日亲,当我拿起笔来临摹时,他们就像是我朝夕相处、手足情深的兄弟姐妹一样,呼之欲出,笑容可掬地来到了我的面前……。
《玄秘塔碑》的神韵,就像是春风化雨时时滋润着我的心田,又像是种子深深地落在了我的心坎里,我就像涓涓溪水汇入了江河……,来有源,去有流;生有根,立有本。
通过《玄秘塔碑》的临摹,我终于找到了学习书法的入门途径,并由此而登堂入室。甲骨文、石鼓文、钟鼎文、瓦当陶文……;秦篆汉隶、碑碣牌扁、竹帛木帖、笔书刀刻……;空中飘的、山上立的,土里埋的,一有尽有……。洋洋大观,光彩照人。观不尽几千年充满智慧结晶的艺术宝藏,赏不够无有止境闪烁灿烂辉煌的艺术殿堂。临其字、思其人,学习的兴趣与日俱增。有根有底、有源有本,我的心是越写越敞亮,我的“字”是越写越宽广。
……
文字是书法的载体,文字中蕴含有大量的信息。怎样才能知道这些信息?只有多学习。字有形声义,书有精气神。一是学问,一是艺术。虽异流而同源,虽异曲却同工。有文字才有了群经之首的《易经》,有了微言大义,以一字寓褒贬的《春秋》……,也才有了天下第一行书的《兰亭序》。所以我们学习书法,不仅要在笔墨上下功夫,同样也要在“文字”上下功夫。读有字书,也要读无字书(行万里路);既要练书内功,也要练书外功。一车两轮,一鸟双翼,双双发力,才能一往无前,才能鹏程万里。
书如其人,因而书最忌俗。黄庭坚说:“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,唯不可俗,俗便不可医也”。要得字不俗,先要人不俗。要得人不俗,诗书勤攻读。熟读诗书,明德明理,陶冶情操,脱去尘浊,自营丘壑。心底无私天地宽,腹有诗书气自豪。胸怀坦荡,下笔自然不俗。

我学书法(7)

⑴.检查:2018年初,当我吃饭时,吃不下、喝不下,吞咽困难。吃了、喝了,就滞留在食道中。食管中就象是有个袋子,使得吃的食物或喝的汤水下不去……。我还以为是胃出了问题,于是就买来胃药,吃了胃药,一开始还觉好些,可过上十天半月的,觉得不对就又换,时好时坏,又是十天半月的,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病情一天天地加重,八、九月时,已不能进食或饮水。
9月23日,x君和夫人z来我这里,他(她)们大概有半个月没来我这里,这次来一见面就惊讶地问:“吉爹你好瘦哟,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”?我将情况说了一下。x君的爱人z女士当即就说:“明天,不能再拖延时间了,我看x要赔吉爹到T市最好的医院去查一下……”。
    9月25日,×君用车接我到xīn院。见到了主任医师亅,办理了入院的住院手续……
    接下来就是全身的检查,吃药、挂水……
在确诊是食管癌后,10月4日我从23楼转到了10楼(东10区),10月6日做的手术,主任医师是w君……。
⑵.手术:手术前主任医师w说:“病情要在手术(刀开下来)后才能知道。手术下来,如果好处理就处理,如果不好处理就缝合起来……”。现在想起来这句话,仍会让人不寒而栗,心有余悸。在那时怪不得有人就这样劝我:“人食五谷,哪有不生病的”,“人要想得开,想得开是一天,想不开也是一天”,“黄泉路上比你岁数大的多,比你小的也不少”,“黄泉路上无老少……”,听到这些,当时的我就有点纳闷了,我又没什么大病,医生都说我的病是小事一桩。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?哈哈,原来如此!手术截了我6cm的食管,另发现有一肿瘤紧靠大肠,紧挨血管,W认为无法处理,于是只好缝合起来……”。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,严重也就严重在这里。万一肿瘤扩散,后果可想而知。这一结果就像是一块无形的巨石悬在了我弟弟和妹妹的心上。在我面前她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,海阔天空地和我谈“山海经”,哄我开心。可在他(她)们内心一直又在担心我知道后,会给自己带来沉重的思想负担和精神压力,给今后的治疗造成负面的、不利的影响。
在T市的xīn院术后,因无法截除肿瘤。另食管截断的接口又因血糖高而难以愈合,本来只需半个月左右就可痊愈出院的,结果我却在这里一住就是两个半月,在家人的共同努力下,才有所见好……。在这两个半月里,我没有进一粒米,没有饮一口水……,平和安然的良好心态经历了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考验。我再次的被边缘化了。不够这次的边缘,不是生活中的有或无、得与失的边缘,而是生与死、存与亡的边缘……。
⑶.治疗:我的家庭,母亲、妹妹、弟弟、妻子、女儿……一边陪护我,照应我,安慰我;一边又瞒着我、背着我,计划着下一步怎么办?术前术后,诸多亲友,送来问候和祝福,给我以物质和精神上莫大的支持和鼓励,使我每天都能享受到春日阳光般的温暖,增强了我战胜癌症的坚定信心和顽强毅力。
我母亲说:“只要医院不回他,都说明他有希望,不管怎么样,都要把他治下去,直到治好了……”。2019年2月18日,我来到了上海复旦大学(附属)肿瘤医院继续进行治疗。医院经过会诊,制定方案,放疗2个疗程,化疗6个疗程。经过了第一疗程的放疗和第2 疗程的化疗后,3月18日上午,主任医师杨焕军为让我高兴高兴,她告诉我:“由于前期治疗效果好,肿瘤明显缩小。所以将原先方案中第二次的放疗10次,改为8次”。她还让我看了视频,视频中的画面,正如杨主任所说,通过治疗前后影像对比,可以看出肿瘤明显缩小,鲜红的血液在流通(未来上海治疗前,这条血管中的血液是不流通的。至此我才知道此次来上海复旦大学(附属)肿瘤医院的真正目的……。
2019年4月4日星期四,两个(整个)放疗结束,第三个化疗仍在进行中,上午拿到了由主任医师杨主任签字盖章的《放疗小结》。《放疗小结》数据显示结果很好。那块一直悬挂在我弟弟、妹妹和大家心头上的石头,终于悄然落地。见到这一结果,我更是喜形于色,高兴得心都要飞起来了。
下午回家。
⑷.康复:进行中……
经历过这样的一场大难后,“是非得失皆可抛,生死存亡两由之”(自撰)的我,脱胎换骨之后的字又会是怎样的一个“面貌”呢?

我学书法(8)


吉峰简介
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
中华名人协会中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
获奖:
隆重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名人名家书画邀请大展金奖
作品曾在:
香港国际画廊(1990.3.)
中国美术馆(1995)
中**事博物馆(2007.7)及海内外巡展(1996)中展出
1993年中国民间艺术大展举办书法个展,获“作出突出贡献”荣誉证书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“民间工艺美术家”
2005中国书画年度人物
2005中国书画名家
2010年应邀参加故宫博物院、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书法家协会共同举办的“2010故宫金秋招待会”书画创作活动。
      著名学者荒草先生曾撰文评其书法“用笔柔中见刚,绵里藏针,秀逸而雄强,沉劲而灵动,使转纵横,精妙入微。溢发出浓厚的书卷气和金石味;用墨讲究意趣,气韵清雅明洁。诸体皆精,楷书庄重朴实,温润秀雅;行草疏逸恬淡,天真烂漫;隶书气韵静逸,平淡幽远;篆书苍劲隽迈,朴茂古雅”。
……

吉峰联系方式:
手机(微信):19852313018
邮箱:859627558@qq.com

自撰:
端正、工整、快捷、清洁,看上去说的是写字,而实际上又更像是在教我们怎么做人……。

铁杵不磨不成针,
笔尖不磨用不顺;

人夸人骂人高兴,
我写我画我自在。(20190420)

是非得失皆可抛,
生死存亡两由之(20190223)

我觉得人生最高兴的事是莫过于力学躬行,将个人追求融入集体目标之中,做自己想做的事……。

三餐咬文嚼字
成天浅唱低吟
横披:啥也不想

《清明》作者:吉峰         
去年今日两难猜,
生死全在天安排;
人间若无真情在,
今日坟前知谁来?
20190405于上海回家途中,成于根思路段。

跑跑走走散散心,写写画画养养神。(20190424)
跑跑走走散散心,吃吃睡睡养养神。(20190424)

书可医俗
要得字不俗,
先要人不俗。
要得人不俗,
诗书勤攻读。(20190509)

没有规矩,
不成方圆;
自然而然,
本该这样。(20190511)

       我觉得我这一生,什么都可以少,越少越简单,越简单越轻松;只有骨气不能少,骨气一少,人就跨了。人一旦跨了,什么也就都没有了。20190516
      
       逆境最能锻炼一个人自强不息的优良品格,最能磨炼一个人坚强勇敢的意志力,也最能迸发出隐藏于自身的巨大潜力。20190601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高港区人民政府网 ( 苏ICP备05003835号 )

GMT+8, 2019-7-19 23:43 , Processed in 0.027582 second(s), 9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